• 扫一扫,关注我们

    24小时咨询电话:135-2150-2217
    厂家电话:139-3329-8613
    新闻动态

    根据您的原料、需求,规格等实际情况,我们的资深专业人员免费为您设计更为合理、经济的综合生产线解决方案,您可以直接点击在线咨询。

    具有二十年历史型煤机械制造企业
    具有二十年历史型煤设备制造专家
    ISO9001:2000国际质量认证企业
    国家型煤机械设备进出口权企业
    "双宇"商标获得国家注册商标权
    河北省企业品牌诚信承诺单位证书
    让消费者满意10.315企业示范单位

    ping1.jp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门资讯 > 美煤炭巨头阿尔法陨落(转自:环球网)

    美煤炭巨头阿尔法陨落(转自:环球网)

        发布时间:2015-08-20 浏览次数:993

     随着美国天然气发电量逐渐增加,加上奥巴马政府坚持“去煤减排”,过去主宰美国电力市场的燃煤业早已荣景不再,近来导致不少煤矿业者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有些甚至只能走上关门一途。而现在,这股烈火也延烧到美国第二大煤矿业者阿尔法,其于8月3日申请破产保护,成为近几十年来煤矿业没落的受害者。KuR压球机|型煤压球机|煤球成型机|型煤烘干机等型煤生产线机械设备厂家_宏涛机械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这是古人对煤炭的赞誉。煤炭作为工业“真正的粮食”,有“黑色金子”之美誉,但眼下这块“黑金”已经趋于暗淡。
    2015年以来,煤炭市场毫无起色,无论是焦煤市场还是动力煤市场,煤炭价格都在承受更多下行压力,低迷之势有增无减。这个现象不仅发生在中国,全球市场也是如此。
    8月3日,美国第二大煤炭生产商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下称“阿尔法”)向弗吉尼亚州一家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从而成为煤价下跌的牺牲品。
    7月16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由于阿尔法股票价格处于“反常低位”,已不符合上市交易,现已“即刻终止”其股票交易,阿尔法也从纽交所退市。
    从2011年开始,阿尔法已经连续亏损了4年。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阿尔法亏损额达到6.8亿美元,截至2014年,其亏损额更是猛增到25.9亿美元。
    “现在倒下去的就是市场中的‘差生’。”中煤远大资讯中心分析师张志斌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称,“打个比方,假如煤炭行业能赚100亿元,且只有3家企业,行情好或不好,每家企业都能赚到利润。但现在,全球煤炭市场萎缩到加起来仅赚1个亿,且企业由3家变成了30家,竞争极为激烈,好的站起来了,差的就倒下了。”
    那么,综合各方面因素看,除了市场环境的变化,巨头的陨落还有哪些因素?未来,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其他煤炭企业又该怎么破解目前的市场难题?煤炭市场的春天何时到来?
    陷入困境 
    近年来,天然气价格下跌,燃气发电的成本已低于燃煤发电的成本,加之越来越严格的空气污染相关法规,都令美国传统的煤炭行业举步维艰。
    前几年,煤炭行业较为景气,阿尔法作为美国大和涵盖地域多样化的煤炭供应商之一,在煤炭市场环境利好时期能够提供强大的供给支撑,在弗吉尼亚、西弗吉尼亚、肯塔基、宾夕法尼亚和怀俄明均设有开采业务分支。截至2012年12月,阿尔法一共经营了107个矿山和26个煤制备工厂,位于北部和中部的阿巴拉契亚和粉河盆地。
    一步步走来,其发展势头如日中天。殊不知,乌云不久之后便笼罩了它。
    记者了解到,2009年,第四大煤炭公司固本(Foundation Coal Holdings)公司与阿尔法合并,这使公司产量增长16%。2011年,阿尔法又再次收购了Alpha Appalachia Holdings Company,这让公司整体产量足足提升了44%。
    2011年,阿尔法以将近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竞争对手梅西能源(Massey Energy Inc.)。一方面,此举进一步壮大了公司的规模和业务,另一方面,阿尔法因此揽下了一身债务。此后,一身债务的阿尔法更是没能顶得住行业动荡的洗刷,衰退之势初见端倪。 
     
    为尽早走出困境,阿尔法曾在2012年裁员1200人,并关闭位于弗吉尼亚州、西弗吉尼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9个煤矿,希望借此度过该行业数十年来严重的萧条。
    但很显然,裁员没有给阿尔法带来回天之力,衰退还在继续。
    7月16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由于阿尔法股票价格处于“反常低位”,已不符合上市交易,被迫停牌。至此,阿尔法也从纽交所退市。
    8月5月,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怀俄明州的一个监管机构已通知阿尔法不再胜任“自粘合”计划,解除了其购买的保险,以弥补用于清理的费用空档。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煤炭价格暴跌和债务负担过重是阿尔法资源走向破产的主要原因,天然气价格的下跌以及中国发电厂和钢铁厂对煤炭需求的降低也导致美国煤矿开采行业整体陷入困境,多方压力下阿尔法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截至7月底,美国煤炭公司的合并市值已从2011年高峰时的780亿美元,降至约120亿美元。
    调研公司SNL Energy统计显示,过去3年,美国已有30多家煤炭公司申请破产,其中大多数是小型企业,也包括西能吉公司、爱国者煤炭和沃尔特能源等大型煤炭公司。
    对于公司破产,阿尔法自然资源CEO凯文·克拉奇菲尔德认为,这对于公司的未来而言,是在正确的时间采取正确的策略。“这将巩固我们在过去几年中,已经进行的债务重组及保护公司运营的步骤。我相信,经历了这个过程,阿尔法将成为更强大的公司,拥有更多样化的资源,在未来有更好的定位”。
    该公司发表声明称,“依据第11章提出破产申请,将允许公司重组,更好地定位,以在动态的能源市场竞争。”
    另有消息称,尽管该公司不打算立刻出售资产,但在破产保护过程中,阿尔法可能会出售旗下较好的煤矿,或将这些煤矿交给债权人,并关闭其他煤矿。
    目前,阿尔法还与其担保贷款机构以及担保债券持有人敲定了6亿美元的破产融资,作为申请破产保护期间的运营资金。
    “破产主要的原因就是资金链断了。”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阿尔法今后势必还会想办法寻求新的发展,或许这个公司就没有了,或许他还能东山再起,全看造化。
    政策打压
    阿尔法终走到这一步并不令人意外。窥探煤炭行业发展历程,早在1982年,美国煤炭名义价格就开始出现下行,衰落之势早有苗头。
    而清洁能源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加速了整个煤炭行业的过剩。
    尤其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任以来,一直主张发展清洁能源技术。当初,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与奥巴马在总统竞选时在能源政策上的“较劲”,使得美国煤企也暗自较劲,形成两股力量。一部分煤企转而增加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方面的探索,也有不少煤炭商仍然作出反市场潮流的决定,不会大力发展天然气,仍然选择煤炭发电,并将继续投建新燃煤电站。阿尔法就属于后者。
    随着奥巴马的成功继任,可想而知,其“去煤减排”政策打压了煤炭行业已是不争的事实。
    正是在这个风口上,阿尔法宣布了重整业务投资组合的计划,企图挽救业绩。与此同时,还明确了底线,表示“不会放弃煤炭”,会继续尝试煤炭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模式。显然,奥巴马的压制,没能动摇阿尔法走老路的决心。
    凯文·克拉奇菲尔德曾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在地球上,每5人中就有一人用不上电,在这种困窘的情况下要‘删除’煤炭太不客观,价格适当、产量丰富的煤炭能够进一步推动电力的普及。”如今看来,太过于墨守成规,使得阿尔法在这一轮挑战和转型中掉下了队伍。
    “美国煤炭业在过去几年里走过一段非常泥泞的道路,政府对电力公司的监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苛。”外媒曾这样描述煤炭业的生存环境。
    目前,这种事态还在持续。美国环境保护署(EPA)一直在鼓励各州和公用事业公司减少煤炭使用,使用更多清洁能源和燃气发电。
    近,奥巴马又在白宫正式宣布推出《清洁电力计划》终方案,旨在降低美国对火力发电的依赖,增加清洁能源的比重。
    繁重的新规定压得煤炭公司都喘不过气来,减少燃煤的使用成为趋势,短时间内煤炭价格回升恐比登天还难。
    “煤炭本来就是很弱的市场,现在雪上加霜了,债权人就不干了,企业才招致破产。”林柏强说。
    然而,政府的监管并不是造成煤炭行业下行的主要威胁,各国政策环境中的减排力度参差不齐,真正致使燃煤电站岌岌可危的是美国量多价廉的页岩气。
    美国是上早进行页岩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国家,开采历史可以追溯到1821年。十年前,美国的页岩气开采还微不足道,一直处于技术试验阶段,随着水平井技术和水力压裂技术的成熟,开采成本大幅下降,如今,已占美国天然气开采总量的约1/4。
    页岩气的大规模开发一下子就拉低了美国国内天然气价格,提高了美国能源自给率,也在深刻影响着美国的能源利用和应对气候变化行动。
    不过,页岩气开发仍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其一,页岩油气的资源量尚不能明确;其二,对其过度投机影响开发的持续性,开采过程中的生态环境风险同样不容忽视。
    林柏强认为,近年来,美国页岩气开发放缓,这些都与油价相关。油价下降,使得非常规能源竞争力下降,因此对其的开发也相对减缓。
    转型不易 
    “虽然化石能源依然是国际能源的主体,但清洁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在逐步上升。目前煤炭供给全面过剩的局面已经形成,煤炭行业的回暖过程需要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宋智晨表示。
    宋智晨认为,面对如今的境况,煤炭企业应内外兼修以度过行业困境。“一方面,煤炭企业应推进煤炭科技创新发展,向生产和销售商品煤和洁净煤转变,推进现代煤化工产业化发展,成功实现转型;另一方面,煤企应结合自身实际调整产业布局,优化产品结构来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
    事实上,一些煤炭企业已经开始转型。煤炭巨头Consol Energy算得上是比较有先见之明的一个。
    2013年10月,Consol Energy将该公司位于弗吉尼亚州西部、价值35亿美元的5座煤矿卖给了收购方Murray Energy,让出了自己“美国第五大煤矿公司”的头衔。
    2008年到201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Consol Energy在天然气上的生产量增加了104%,煤炭产量下降了14%。Consol Energy较早地察觉到这一趋势,随即当机立断,决定削减煤炭业务,转战天然气领域,专注天然气开发。
    当时,对于这一转变,不少华尔街分析师纷纷给予了“买入”评级的评价,他们一致认为削减非增长型资产有助于减轻资产负债表的负担,是为公司股价提供更多空间。
    事实证明,Consol Energy的转型战略是有先见之明的。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Consol Energy的总收入从2014年同期的11.6亿美元,增加到了12.3亿美元,增幅达6.1%。不过,净亏损从2014年同期的1140万美元扩大到了6370万美元。但值得注意的是,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煤炭业务方面的严重亏损,而该财季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天然气部门。
    Consol Energy认为,尽管出售给Murray Energy的5座矿山是一块非常稳定的业务,但从长远来看,煤炭行业的前景发展有限,公司应该在天然气的繁荣时期,加大对天然气业务的投资。
    据介绍,在未来3年,Consol Energy计划以每年30%的增速,来提高天然气的产量。在接下来的10年,将在弗吉尼亚州西部以及宾夕法尼亚州的马塞勒斯页岩分别投入140亿美元和80亿美元,用于发展天然气业务。
    “在经营不利的情况下,大家都会减少煤炭业务,转而开发一些别的能源。但现实情况没那么容易,煤炭原本是主业,要把煤炭设备转变去做其他的业务太难了。”林柏强认为,煤企转型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需要足够的时间。转型失败的例子有很多,成功的毕竟是少数,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战场。能源行业资源量相对固定,而分食市场的企业越来越多,行业竞争加剧,终更多企业会被淘汰。
    等待春天 
    十年前,包括中国、澳大利亚在内,无不在享受着煤炭“黄金十年”带给企业或国家的种种利好。
    现在,外界只能期待有新的国家崛起,来填补市场需求。“由于全球煤炭供应过剩,大的煤炭消费国中国需求放缓,全球动力煤价跌至5年来低位。煤炭价格回暖取决于印度产量落后于需求的差额。”彭博资讯称。
    大宗商品交易平台Mjunction服务公司预计,随着印度国内煤炭产量增加,2015-2016财年(2015年4月-2016年3月)该国动力煤和炼焦煤的总进口量将小幅增长0.5%至2.4亿吨。
    但“杯水”难以从根本上拯救包括美国、中国在内的煤炭公司。美国煤矿商XCoal Energy & Resources LLC.公司首席执行官Ernie Thrasher表示,中国的煤炭消费仍在攀升,不过升幅放缓使得煤炭供过于求。
    摩根士丹利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直言,中国今年的煤炭需求预计会较2013年峰值锐减18%。
    国际能源署(IEA)认为,由于采取限制碳排放和关闭燃煤电站等措施,欧美的煤炭消费量将不断下跌。尽管日本、韩国和土耳其的经济增长,将促进煤炭需求量走高,但还是难以改变欧美消费量走低的趋势。
    “美国的煤炭需求也将出现下行趋势,不过并非十分显著,其在未来5年内仍将保有大量低成本煤炭和超过250千兆瓦的煤炭产能。”IEA称。
    不太好的消息是,目前与大宗商品价格挂钩的货币市场走势正在一定程度上打压价格的走高。
    8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PBOC)公布的人民币中间价为6.3306,较前的中间价6.2298再贬1000余点,贬值幅度1.6%,人民币贬值后,铜、原油、黄金、镍等大宗商品进一步全线下挫。
    “需求量大幅缩减导致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钢铁、矿石冶炼等煤炭消费量较大的行业发展不景气进一步加剧了煤炭价格下跌趋势。”宋智晨对记者表示。
    “煤炭与铜、铁、石油、天然气等其他大宗商品的走向是一致的,石油那么便宜,煤炭也不可能太贵。”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煤炭行业的低潮,也能映射到整个大宗商品市场的行情。 
     
    也有专家认为,从根本上看,煤市、油市同属大宗商品市场,情况极为相似,只不过煤炭价格的低迷发生得更早。自2011年起,煤炭市场就供应过剩严重,国际煤价下跌已经超过52%。尽管如此,各煤炭生产国也都不愿减产,所以近两年煤炭价格一直未能实现反弹。
    由于需求持续疲软,短期内,减产也不能扭转供过于求的局面,煤炭价格的低迷期恐怕远比想象中要长。“大家都希望煤炭价格往回走,煤价想像以前那么好是不可能的,但是再往上涨涨还是有可能的。”林柏强告诉记者,煤炭也有价格周期,不会一直跌下去。
    不过,宋智晨认为,价格下跌可使煤炭企业的竞争能力得到市场检验,进而有利于形成一个更加合理的煤炭产业结构,未来煤炭行业的生产和经营管理都将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宏涛
    公司简介
    企业文化
    服务承诺

    宏涛视频

    产品分类
    压球机
    型煤机
    烘干机
    搅拌机
    粉碎机
    压块机
    包装机
    成功案例
    典型案例
    型煤设备生产线
    国外客户考察设备
    新闻动态

    企业新闻

    热门资讯

    产品知识

    产品视频

    石膏压球机视频

    型煤设备生产线

    矿粉压块机视频

    多功能压块机视频

    立窑烘干机现场安装

    型煤生产线

    型煤生产线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9-3329-8613  (厂家电话)
    135-2150-2217  (24小时电话)


    南厂:河北省高碑店市南环路德仁医院对面绿化街 北厂:河北省高碑店市北大街
    关注官方微信